《時間銀行與志工服務的對照》

Reading Time: 2 minutes

《時間銀行與志工服務的對照》(Timebanking versus Volunteering)

by Hudson Area TimeBank
369 Warren St Hudson NY 12534, USA
https://hourworld.org/bank/?hw=1866
Source: https://www.hudsonareatimebank.org/for-non-profits/timebanking-versus-volunteering

筆者前言: 志工不管在台灣或是全球其它國家地區,皆不會是一個新名詞與社會性活動。在台灣也早2001年01月20日公布了志願服務法 ,目前這法規類別: 行政 > 衛生福利部 > 社會救助及社工目。所以,不管是在台灣或是國外,這《時間銀行與志工服務的對照》(Timebanking versus Volunteering)或許可以提供一個簡易的對照參考。若想進一步瞭解志工在全球性英語系時間銀行的關聯應用,可以進一步參閱關鍵字”志工”的相關文章 https://timebank.tw/?s=志工

這個 Hudson Area TimeBank in New York State, USA 所採用的是 hOurword 系統,其 Google Map 地址所在地照片是 First Presbyterian Church of Hudson, New York,應該是由這個第一長老教會所支持的社區外展事工項目。而白石時間銀行社群雲所支持採用的是 Mr. Tim Jenkin’s Community Exchange System (CES)。詳請參《時間銀行軟件平台》(Timebanking Software Platforms)。CES系統是可以選擇設定全時間銀行(Time Bank, TB)功能性單位,主要在會員的服務交換。也可以選擇設定社區交換(Community Exchange, CE)功能性單位。而這 CES CE單位,同時具有6種交易模式,其中一種禮物提供 (Gift Offerings),也可以是一種不求回報的志工服務。詳請參《白石時間銀行社群雲 CESTW 單位營運團隊的實務操作課程》。

社區貨幣領域裏,時間銀行只是四種核心類型的一項。詳請參《種植綠色貨幣?為可持續發展繪製社區貨幣》(Growing Green Money? Mapping Community Currencies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而在社區建造社區發展範疇裏,社區貨幣作為治理工具,也非一定是必要的選項。詳請參《社區工具箱 by University of Kansas》(Community Tool Box, by University of Kansas)。究竟,每一社區皆有其獨特性與需要,如何藉由「共同生產樹」(Co-Production Tree)治理模式,或是KCE2CES toward SDGs 社群雲分層治理與營運模式,能夠更有果效達到在環境永續,社會永續及經濟永續發展目標,應才是最終的目的。

參考閱讀:

    1. List of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Targets and Indicators (可持續發展17項目標, 169項細項/子目標232項指標清單): 17 Goals, with 169 Targets and 232 Unique Indicators (Also refer to https://sdg-tracker.org/)
    2. 社區工具箱 by University of Kansas》, Kansas, USA
    3. 中小微型企業 (MSME) 及其在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 (SDG) 中的作用》(Micro-, Small and Medium-sized Enterprises (MSMEs) and their role in achieving the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
    4. 聖經與可持續發展目標: 17 天 – 17 個目標 – 17 個聖經反思 – 17 個項目 – 17 個行動》(The Bible and the SDGs: 17 DAYS – 17 GOALS – 17 BIBLE REFLECTIONS – 17 PROJECTS – 17 ACTIONS)
    5. 書籍:《同等時間,同等價值:美國的社區貨幣和時間銀行》 (Equal Time, Equal Value: Community Currencies and Time Banking in the US)
    6. 增加社區貨幣流通:用適當的核心資源支持它》(Increase Community Currency Circulation: Back It with Appropriate Core Resources)
    7. 種植綠色貨幣?為可持續發展繪製社區貨幣》(Growing Green Money? Mapping Community Currencies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8. 社區《數位學習歷程》建立與強化社區社會資本/足跡相關文章

最後,《白石CES時間銀行社群雲》(KCE2CES Community Cloud) 致力於全年無休《誠如台灣總統盃黑客松》社區/社群創新實踐模式! 歡迎來自台灣與台灣以外的法人/自然人單位,一起來參予實踐「e 起共善經濟」!  因為,在這裏,我們沒有提案截止日,只有致力社區/社群SDGs永續創新! 歡迎您的法人或是自然人單位,同樣在致力邁進聯合國永續發展目標 (UN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 17) 創新管理最後一哩路: 社區/社群單位者,與我們聯絡


英中參照: Timebanking versus volunteering | 時間銀行與志工服務的對照

本文開始:

How Timebanking Works?
Source: How Timebanking Works?

 

時間銀行與志工服務的對照 (Timebanking versus Volunteering)

關於時間銀行,最難解決的神話之一是它增加了純志願服務不應該擁有的“獎勵”。您可能會發現此論點與那些認為向教會和社區提供服務時間是團契的內在獎勵和責任的教會特別相關。哈德遜地區時間銀行的我們已經決定,儘管從技術上來說,時間銀行的感覺就像是志願服務,但事實並非如此。在Edgar Cahn和Time Dollars(第11、62、63、69頁)的幫助下,我們對時光如何補充志願服務有了一定的了解。

Note: Time Dollars: The New Currency That Enables Americans to Turn Their Hidden Resource-Time-Into Personal Security and Community Renewal Hardcover – January 1, 1992
by Edgar S. Cahn  (Author), Jonathan Rowe (Author)
Source: https://www.amazon.com/Time-Dollars-Americans-Resource-Time-Into-Community/dp/0878579850 

1.  研究表明,大多數時間銀行參予者在加入時間銀行之前從未參予自願服務志工。擁有賺取時間積分的地方可以創造出貢獻的精神,慾望和環境。

2. 許多時間銀行參予者會轉過來,將其時間積分直接捐贈給“僱用”他們的組織。

3. 通過賺取時間積分,會員可以從時間銀行社區的其他會員那裡獲得更多幫助,從而為他們提供更多的“志願服務”時間!

4. 研究還顯示,賺取時間積分可以使會員更加快樂,健康,更有能力參加社區活動。

5. 許多時間銀行家甚至沒有為組織的“志願服務”記錄他們在其時間銀行的工作時間。

6. 人們在進行時間安排時,不僅在幫助交易所的接收者,而且還在幫助整個計劃成功地為那些可能沒有經濟能力來獲得某些機會的人們提供機會。

埃德加·卡恩(Edgar Cahn)在他的書中寫道:“時間銀行的安排可能會損害志願服務的精神,但這主要是因為我們與真正的社區意識相距甚遠。我們認為,當一個人獲得“時間積分”的志願服務時,他們不僅獲得了內在的獎勵,而且反過來又在幫助那些依賴於“時間積分”賺錢和消費的時間銀行其他成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