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是「社區組織」?》

You are here:
< All Topics
Reading Time: 少於 1 minute

《什麼是「社區組織」?》(What is Community Organization)?

Source: https://zh.wikipedia.org/wiki/社區組織 (請參原 Wiki 為主,尤其仍應以英文版本為主 https://en.wikipedia.org/wiki/Community_organization)

社區組織(英語:Community Organization; or Community-based Organization, CBO)是指旨在對社區的社會健康,福祉和整體功能進行預期的改進的組織。社區組織發生在受地理,社會,文化,精神和/或數字限制的社區中。

社區組織包括社區工作,社區項目,社區發展,社區賦權,社區建設和社區動員。它是在社區項目,鄰里,組織,志願協會,地方和社交網絡中組織社區的常用模型,可以作為圍繞地理,共享空間,共享經驗,興趣,需求和/或關注點動員的方式。

社區組織是一個過程,社區可以通過該過程確定需求或目標,採取行動,並通過此過程在社區內發展合作與協作的態度和做法。 (Murray G. Ross,1967年)。

社區組織不同於以衝突為導向的居民組織,後者通過向既定權力結構施壓以衝擊當權者達至短期改變。社區組織著眼長期和短期的改變,通過直接行動和建立既定權力結構之外的組織,手性上通常包括包容性網絡,人際組織,傾聽,反思,非暴力溝通,合作,互助和社會關懷,預兆性政治,普及教育和直接民主。

社區組織在解決需求以及實現短期和長期目標方面可能比大型,官僚化的組織更為有效。當代的社區組織,稱為新社區組織(英語:The New Community Organizing)[1],包含了全球在地化的觀點和組織方法。[2]機構,團體和活動的多樣性並不一定定義社區組織。但是,現有組織,資產,活動以及關係,新結構和社區的演變,相互作用,集成和協調等因素是社區組織特有的特徵。

社區組織通常可能導致人們對社區環境有更多的了解。它的特點是社區建設,社區規劃,直接行動和動員,促進社區變革,以及最終在更大的社會制度和權力結構以及地方化的內部變革。[3]

社區組織通常在非營利組織的內部運作,而資金通常直接用於支持組織活動。在全球化的背景下,信息通信技術的普及,新自由主義和緊縮政策已導致許多組織面臨複雜的挑戰,例如任務漂移和國家和私人出資者的直接介入。[4]這些政治和經濟條件導致一些人尋找替代性資金來源,例如按服務收費,眾籌和其他創新途徑。

涵義
社區組織與社區發展是相互關聯的,兩者都源於社區工作。[5]為了實現社區發展的目標,使用了社區組織方法。聯合國認為,社區發展涉及開發中國家在經濟,自然和社會方面的全面發展。為了實現整體發展,使用了社區組織。在社區發展中,諸如民主程序,自願合作,自助,領導力發展,意識和宣傳等方面被認為是重要的。社區組織也將這些方面視為重要。[6]

社區組織的主要模型
在1970年,Jack Rothman制定了社區組織的三種基本模式。[7]

地區發展模型 (Locality Development )
地區發展模式是一種基於增能理念的社會工作實務模式。主要通過支持和提升社區成員的自助及互助能力,通過溝通協作及鏈接社區內外資源,來解決社區問題,促進社區發展。

社會策劃模型 (Social Planning)
社會策劃模式又稱社會計劃模式,是指相關的專家或權威機構通過嚴謹的調查研究,對社區問題進行分析,制訂並選取最優的工作計劃,自上而下推動社區解決問題和滿足社區成員的需要。

社會行動模型 (Social Action)
社會行動模式受激進人文主義影響,認為人們處於困境,並非自身原因,而是外部環境(如社會制度和社會結構)所造成的,如弱勢群體問題。因此,通過組織處於弱勢的社區成員,進行集體行動(如靜坐、遊行等),爭取社會媒介的關注和傳播來增強影響力,促使外界環境改變,從而維護自身權益,解決問題和滿足社區成員的需要。

在1990年代後期,Jack Rothman重新審視了地區發展,社會策劃和社會行動這三種社區組織模型,並表示這套分類過於僵化,因為「社區過程變得更加複雜和多樣化,必須以不同的更巧妙的更具穿透力的方式處理問題。」[8] 這引伸出更闊的看法,認為模型應更廣泛,更細微,更具情境,更相互聯繫。 他認為,將類型學重新定義成重疊的和互相整合的,可以確保 practitioners of any stripe [have] a greater range in selecting, then mixing and phasing, components of intervention[8]。

Jack Rothman 的三種社區組織基本模型已經受到批評和擴展。女權主義社區組織學者Cheryl Hyde批評他的mixing and phasing無法超越僵化的分類組織類型,因為他們缺乏 dimensions of ideology, longitudinal development…commitment within community intervention and incorporati[on] [of] social movement literature[9]。

參考文獻
Shepard, Benjamin. Play, Creativity, and the New Community Organizing. Journal of Progressive Human Services. 2005, 16:2: 47–69. doi:10.1300/J059v16n02_04 (不活躍 2020-03-17).
Our Model for Community Change and Improvement. Community Tool Box. [2014-02-01]. (原始內容存檔於2014-02-18).
NGOs and the New Democracy. Harvard International Review. [2009-03-23].[永久失效連結]
The revolution will not be funded : beyond the non-profit industrial complex. INCITE!. Durham. 2017-02-03. ISBN 9780822363804. OCLC 952647449. 已忽略未知參數|url-access= (幫助)
Addams, Jane. Twenty Years at Hull-House. Macmillan. 1910.
Fink E. Arthur, 1978
Jerry D. Stockdale. Community Organization Practice: An Elaboration of Rothman’s Typology. The Journal of Sociology & Social Welfare.
Rothman, Jack. The Interweaving of Community Intervention Approaches. Journal of Community Practice. 1996-12-16, 3 (3–4): 69–99. ISSN 1070-5422. doi:10.1300/j125v03n03_03.
Hyde, Cheryl. A Feminist Response to Rothman’s The Interweaving of Community Intervention Approaches. Journal of Community Practice. 1996-12-16, 3 (3–4): 127–145. ISSN 1070-5422. doi:10.1300/j125v03n03_05.

Next 什麼是 「KCE2CES 時間銀行社群雲」(KCE2CES TimeBanking Community Cloud)
Table of Content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