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持續發展目標指標的被遺忘的維度–社會資本

可持續發展目標指標的被遺忘的維度–社會資本 (The forgotten dimension of the SDG indicators – Social Capital)

By JOS VERBEEKALEXANDER DILL|AUGUST 15, 2017
Source: https://blogs.worldbank.org/voices/forgotten-dimension-sdg-indicators-social-capital

英中參照閱讀: 可持續發展目標指標的被遺忘的維度–社會資本 (The forgotten dimension of the SDG indicators – Social Capital)

筆者前言: 諸多全球理論與實踐案例,早指出時間銀行項目,是非常重要的社區社會資本建立與強化工具與項目。在聯合國《 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正確地指出,可持續性具有三個方面:經濟,環境和社會。社會資本已經是不可或缺的維度。期這篇英中翻譯文章,可以提供過去,現在與未來在永續發展目標 (Sustainable Development Goals, SDGs) 投入的法人與自然人單位,能夠重新檢視,修正,補強如何在台灣真正來推動建立與強化我們的時間銀行項目,能夠讓社會資本來驅動我們從 CSR to ESG, toward SDGs 的最重要全球性工作。

請另參閱:

  1. 可持續發展目標指標的被遺忘的維度–社會資本” (The forgotten dimension of the SDG indicators – Social Capital) 文章
  2. 全球社會資本監測” (World Social Capital Monitor)
  3. “服務交換工具中是否存在社會資本?:調查時間銀行的使用和社會資本的發展” (Is there social capital in service exchange tools?: Investigating timebanking use and social capital development)
  4. 通過社區時間銀行建立社會資本 (Building Social Capital through Community TimeBanking)
  5. 如何衡量社會資本” (How to measure social capital)
  6. 主要報告:衡量和重視社會資本” (Main Report: Measuring and Valuing Social Capital)
  7. “如何為17個聯合國目標提供資金” (How to Finance the 17 UN Goals)
  8. 政府範例: 香港政府社區投資共享基金” (Community Investment and Inclusion Fund)

本文開始:

《 2030年可持續發展議程》正確地指出,可持續性具有三個方面:經濟,環境和社會。前兩個被很好地理解和衡量。

經濟可持續性有大量文獻資料,世界銀行和國際貨幣基金組織在其報告中對債務和財政可持續性給予了極大關注。只需打開任何第4條諮詢或任何公共支出審查,您就會發現某種形式的財政或債務可持續性分析。

關於環境的可持續性也可以這樣說。自坎昆會議(COP16)以來,各國就制定了《國家適應計劃》,自COP21會議以來,各國就制定了《國家自主貢獻》(NDCs),側重於應對氣候變化的國內緩解措施。

然而,儘管《 2030年議程》將可持續性的內容包括(社會資本)在內,但是卻沒有任何措施可用來衡量,報告或評估社會資本。此外,如果您評估169個SDG目標或230個左右的指標來監控SDG,那麼令人驚訝的是,很少有人關注社會的可持續性。

顯然,社會資本是發展的重要貢獻。我們認為現在是恢復社會資本計量的時候了。定義各不相同,但總的來說歸結為在一個特定社會中生活和工作的人們之間的關係網絡,這些人之間表現出彼此的信任和團結,同時使該社會能夠有效地合作和運作。

The World Social Capital Monitor that allows stakeholders to score eight characteristics of social capital
Source: 表1 The World Social Capital Monitor that allows stakeholders to score eight characteristics of social capital

沒有社會凝聚力,就很難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尤其是不丟棄人的目標。建立支持可持續發展目標的資金需要國家內部和國家之間的大量團結。因此,像大多數開發中的概念一樣,對它進行度量,了解對其有什麼影響,然後設計影響它的策略和操作也很重要。

幸運的是,我們不必從頭開始。過去,世界銀行和其他機構一直試圖衡量社會資本及其對成功發展的影響和重要性。現在是恢復這些努力並投資於衡量社會資本的時候了。我們應該從過去中學習,謙虛地開始,並繼續進行不斷的努力,而不是像2000年初那樣嘗試建造法拉利。

衡量聯合國可持續發展目標夥伴關係中社會資本的最新嘗試是世界社會資本監測器 (World Social Capital)(見表1),該監測器使利益相關者可以對社會資本的八個特徵進行評分。該模板允許在141個國家/地區以37種語言在線或在任何移動設備上完成此操作。我們邀請您參加,只需幾分鐘。參與的人越多,其結果越相關。

The World Social Capital Monitor across Selected Countries
Source: 表2 The World Social Capital Monitor across Selected Countries

該調查已經顯示出一些令人驚訝的結果:在阿富汗,孟加拉國和柬埔寨等國家(見表2)共同資助公共物品的意願基本上與許多工業化國家處於同一水平。同時,好客和友善是實現和平與和解的核心資產,在阿富汗,巴勒斯坦和巴基斯坦等衝突地區達到了最高水平。

為了滿足《 2030年議程》中設定的標準,必須完全納入這些社會資本指標。這也是朝著幫助各國實現其消除極端貧困消除飢餓促進健康促進就業以及實現可持續發展目標中包含的所有雄心勃勃的目標的目標邁出的關鍵一步。

 亞歷山大·迪爾(Alexander Dill)是巴塞爾公共經濟研究所的創始人兼首席執行官。

喬斯·韋爾貝克(Jos Verbeek)是日內瓦世貿組織和聯合國的經理兼特別代表。